邵明晓作别“没有英雄”的龙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孔海丽 北京报道

地产名将邵明晓离开龙湖之路,从2021年年中开始出现端倪,如今终归落了地。

1月10日晚间,龙湖集团正式公告,邵明晓因计划退休,请辞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后续将以顾问的身份为公司业务发展提供策略及方向性意见。

龙湖集团创始人吴亚军曾说,“在龙湖没有英雄”,这是龙湖一直在追逐的境界。

以“没有英雄”为原则的龙湖,近年来搭建了一套“用系统的指挥能力代替高管个人”的机制,以消灭掉“老中医把脉式的决策”。

邵明晓作为陪伴龙湖17年的老将,担任CEO期间将龙湖的合同销售额从383亿元带到了2900亿元的高峰,他的离开,即便客观上可以理解为龙湖成功实现了“深度机构化”的写照,却也不免给地产江湖带去了一抹波澜。

“老邵也该退了。”一位地产行业资深观察人士感慨说。地产浮沉20年,那些明星职业经理人们,有过辉煌的战绩,若能保持清醒,在该离开的时候体面告别,已经算是荣休。

时代的大浪已经打过来了,公司这艘大船接下来该如何驾驶,新人会有属于他们的、不同的战斗。

在龙湖的17年

据吴亚回忆,2005年,龙湖想招聘一位北京公司总经理,这也是龙湖**个外招的高管。

在此之前,邵明晓自1992年7月至2006年2月,曾先后任职航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北京首都创业集团附属公司)副总经理,北京新联协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北京中京艺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及北京华联集团地产开发部总监。

2006年3月,邵明晓进入龙湖集团,担任龙湖集团北京公司总经理。吴亚军认为,邵明晓既有宏观思考、生意逻辑,又对产品有追求,能深入产品关键细节,还有很好的直觉、系统思考能力强、个性果断,是合适的地方总经理人选。

滟澜山是邵明晓进入龙湖后的开山之作。当时,龙湖在北京顺义区拍下一块高价地,邵明晓坚持走品质路线,全身心投入滟澜山的开发工作中,为了扩大室内采光面,提升衣帽间容量和便捷度,他甚至追到美国守着设计师修改设计图。

滟澜山开发时,比周边项目价格更贵,并不被市场看好。然而,2007年滟澜山甫一亮相便惊艳京城,人们被其户型、立面、立体景观和潺潺溪流所震撼,因此滟澜山所推房源被一抢而空,成为北京中央别墅区的新标杆。

邵明晓凭借滟澜山项目在业界一战成名。

滟澜山成功之后,邵明晓打造了龙湖在北京的标志性项目——颐和原著。颐和原著面市后,豪宅卖出了刚需的速度,龙湖品牌在北京市场打响。此后,邵明晓主导的香醍漫步、唐宁one等项目均得到市场的热烈反响。

在北京公司总经理岗位上,邵明晓带领*初只有16个人的团队,5年内把北京龙湖的销售额从0变成100亿元,远超他上任时立下的60亿元目标。

对此,吴亚军评价,老邵是懂客户懂市场的产品高手,正如老吴在后来的内部信中所说,“当CEO多年以后,老邵的产品能力已不太为人所知,他也故意藏拙,这是为了不影响一线员工的发挥。”

2011年起,邵明晓开启了十年CEO之路。在此期间,他与董事长吴亚军的分工明确。用吴亚军在2016年的话说,他们的分工是,“三年内的事他看,三年后的事我看;现在(2016年)是五年内的事他都看看,五年后的事我去想想。”

从吴亚军的评价来看,她对邵明晓“战略能力与长期原则”颇为欣赏。

“所谓战略能力就是知道在哪儿下手容易取得胜利;在时机不到时能长期积累力量,静心等待;在资源紧张时知道如何布局以取得胜利;始终带领团队胜多败少或知道如何取得关键战役的胜利。”吴亚军认为,邵明晓无论是做北京公司总经理或做CEO后是具有上述特征的。

邵明晓担任CEO期间,推动TOD模式和商业相结合,龙湖商业项目在重庆、成都、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形成网格化布局。依托TOD模式和“持商业”的战略,龙湖集团商业业态十余年间获得快速腾飞。

但实际上,鲜为人知的是,上述战略虽然得到吴亚军的高度认可,但公司内部依然有诸多反对和不解的声音。这主要是因为,对于彼时规模不大的龙湖而言,商业需要沉淀大量的资金,且实体商业在当时也受到来自电商的冲击。但邵明晓坚信,虽然难而正确,但这是面向未来的判断和战略。

2018年龙湖集团年会上,邵明晓提出“空间即服务(SaaS, Space As A Service)”战略,龙湖集团的业务相继拓展到地产开发、商业投资、租赁住房、空间服务、房屋租售、房屋装修六大航道,并在积极试水医养、产城等创新领域。

任何领域的“坚持”都是不容易的。至2022年6月底,龙湖包含商业投资、租赁住房、物业管理等在内的经营性业务收入首次突破百亿,达110.4亿元,同比增长26%,3年复合增长率达36%。在地产开发业务乏力的当下,龙湖凭借商业和其他经营性业务,成为了房企艳羡的“稳健型选手”。

2022年2月28日,龙湖宣布,邵明晓从CEO职位升任龙湖集团副董事长,工作主要聚焦于战略、知识赋能。其时,吴亚军在内部论坛上发表了一封名为《庆幸你是队友而非对手》的内部信。

据龙湖内部人士透露,吴亚军用“走心的”、“拼尽全力的”来形容邵明晓在龙湖这17年。

吴亚军说,“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向邵总告别,而是对过去17年以来与他共事相处的回忆,是向他17年来的倾心付出表达谢意,向他过去带领龙湖取得的成就和做过许多艰难而正确的决定表达敬意。”

事后回顾,龙湖关于老邵离开的安排,整个过程分了三步走。

**步,2021年7月8日,龙湖对组织架构进行了大调整,新设立地产航道,陈序平被任命为地产航道总经理,邵明晓的CEO职位暂时未发生改变,各地区公司总经理向邵明晓和陈序平双向汇报。

第二步,2022年2月28日,陈序平接任老邵的CEO职位,邵明晓则被任命为龙湖集团副董事长,工作主要聚焦在战略、知识赋能上。彼时即有观点认为,“老邵这是明升暗降,远离了业务一线,实权不再。”一个月之后的3月28日,邵明晓在龙湖2021年业绩发布会上的发言已经明显变少,所有的重磅内容都交给了陈序平披露。

第三步,就是如今的退休,彻底告别龙湖。所谓“荣誉顾问”不过是彼此象征性的面子罢了。

从西南一隅的房企,到位列《财富》世界500强,包括邵明晓、房晟陶、秦立洪、赵男男等一众高管在内,为这家在业界以稳健著称的房企或奠定了发展方向,或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邵明晓在其中,是一个或许不无“争议”,但绝对关键的人物。

老邵其人

老邵在龙湖做了十年的CEO,除了业务上的成就,他在吴亚军的眼中是一幅什么形象呢?吴亚军的内部信,回忆了不少与邵明晓“相识于微时”,继而成为*佳“队友”的往事。

吴亚军说,当年面试北京公司总经理的候选人中,邵明晓虽然经验略显不足,但具有难得的企业家精神。于是,突出优点已经让吴亚军忽略了经验不足,但这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故事。

邵明晓接了北京公司总经理的offer后,来公司上班**天,进电梯后就见有人把一辆自行车竖起来进了电梯。第二天,在电梯里又见一个人扛了一扇猪肉进了电梯。

“当时龙湖的办公室是一层住宅改成的写字楼,动线曲里拐弯(龙湖的人是能省的钱一定要省,贪便宜租了这样的办公室)。他当时暗想:‘这公司咋这么土腥腥的呢?’我后来问他:‘那你咋还是入职了,还坚持下来呢?’他说:‘我过去看过龙湖在重庆的产品,那可是很精致,很有品位和品质的,行业口碑也很好。虽然条件简陋点,想必这样的公司本质上错不了。’”

吴亚军和老邵合作的这些年,虽然*终形成了*佳拍档,但并不是没有冲突。

吴亚军用“火星四溅”形容她与邵明晓的**次冲突。缘起是关于一场“公司的融资策略和员工激励”的交谈。“本来是务虚的一次交谈,谁知我俩突然就争执起来了。情绪上头,也记不得为什么争吵,只让我觉得他没有起码的礼貌,言语唐突,他觉得我不是一个听得进去意见的领导。*后,我说了一句‘既然你觉得龙湖庙小,那请你另谋高就吧。’他说:‘好!’,我们就一拍两散了。”吴亚军回忆,她当时因这件事对邵明晓的判断是“言辞唐突,很没风度,应该重新找人。”

当时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也是执行董事),是房晟陶,他回京后分别找吴亚军和邵明晓谈话。“我觉得你们俩话赶话顶上牛了,不是原则上的分歧。你作为创始人和CEO,将来还要面对更多的空降高管,学会与他们相处,是你的功课。” 房晟陶的这席话让吴亚军冷静下来。而邵明晓也早已释然。

这之后,虽然吴亚军与邵明晓也因工作问题时有冲突,包括相互拍桌子,以及邵明晓声言“明天就辞职”。但“好在每次冲突后,我们能坐下来总结复盘,学会相处的方法。”吴亚军说。

吴亚军对邵明晓的“角色自觉与风险意识”也有高度评价。

吴亚军说,老邵在公司工作17年,一直管理着上百亿数千亿的资金流转和供方采购,但从没有私下照顾亲戚、朋友、同学在公司承揽业务。

“2011年,我们公司在烟台成立了地区公司。到2021年,历时十年,公司在烟台有数百亿的投资和开发。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闻邵总弟弟所在的韩资烟台工厂倒闭了,作为基层管理人员的他弟弟只找到了一个在环卫所修理粪车的工作,由于成天臭气环绕,回到家里连饭都吃不下。邵总既没有利用影响力在龙湖供应商的公司为弟弟找一份工作,更没有让弟弟成立一个公司来烟台龙湖接点工程。”

这样的事情曾被吴亚军也在多种场合反复提起。可见,吴亚军对其遵守规则的高度评价。当然,吴亚军也在内部信玩笑般“吐槽”了邵明晓“让人无法忍受的槽点。”

如邵明晓把“九门提督”说成“六门提督”等遭到群嘲;又如吴亚军“嘲笑”邵明晓“字写得是十分难看,关键写的时候还呲牙咧嘴,很费劲的样子”;再如,邵明晓穿着随意、爱唱歌等。当然,老吴也留了余地,没有提及老邵爱喝酒的习惯。老邵年龄不小,还打蓝球,而且所在队还拿龙湖的冠军,但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是隔壁队有意放水的结果了。

龙湖内部人士用“真实不乏‘槽点’,魅力不止于‘贡献’”,总结这位吴亚军眼中的“*佳队友”CEO。

如今从龙湖退休,邵明晓并未公布新的去向。

现年58岁的老将,是就此在地产界“事了拂衣去”,还是会像朱荣斌离开阳光城之后走上创业之路,都将是新的篇章了。

(作者:孔海丽 编辑:张伟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