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国,就不能不说吕布。

吕布乃是《三国演义》里**打男,武功盖世,天下无双。

就连战神、武圣关二爷,也要和大哥刘备、小弟张飞,哥仨一起上阵,堪堪才与吕布打个平手。

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免”是也。

后世读《三国演义》,也因此有“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的说法。

不用说,清人写《说唐》,就是按这个套路,也来了个“一李二宇文三裴四雄五伍六伍七罗成”的排法。

还有,小时候读《水浒》,往往会被里面许多名不副其实的好汉绰号所弄得啼笑皆非。

比如“小霸王”周通,说他是小一号的霸王项羽,谁信?

“赛仁贵”郭盛,又如何能与唐初名将薛仁贵相提并论?还“赛”?连提鞋都不配。

“小温侯”吕方,“小”字似乎低调了一点点,但吕方的本事与吕布相比,仍是差得天高地远。

当然,这里有一个疑问:以上所说吕布之神勇、之无敌,只是《三国演义》的说法,真实的吕布到底有多少斤两呢?

放心,《三国演义》可不像《说唐》和《水浒》那么凭空瞎造,清人章学诚赞其“七分实事,三分虚构”,众多人物、事件,都是有正史可依的。

吕布的神勇,是有史可证的。

正史记载吕布:“布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

如果说这句评语只是泛泛之谈,不妨再看看同时代人对吕布的忌惮和评价。

吕布辕门射戟,解除了纪灵和刘备之间的纷争,纪灵等人惊呼:“将军天威也!”.

大家都惊叹他太牛逼,太厉害,太了不起,身上上天赐予的、与生俱来的神威!

陈宫和许汜、王楷准备反叛曹操,他们在串联张邈时,陈宫是这样对张邈说的:“吕布壮士,善战无前。”

陈宫是三国世界里智商指数极高的一个人,他既然看好吕布,就说明了吕布绝非等闲之辈。

谋士荀攸劝曹操破宛城、攻吕布,替曹操分析说:“布骁猛,又恃袁术,若纵横淮、泗间,豪杰必应之。”一个劲地催促曹操早出手以解除这个隐患。

后来曹操已经捆缚住了吕布,吕布说捆得太紧了,让松一松,喘口气。曹操的回答是:“缚虎不得不急也。”把已成阶下囚的吕布形容为牢中猛虎,可见曹操的忌惮和畏惧程度。

以此可知吕布的武勇。

但是,吕布是否光有武勇没有谋略呢?

关于吕布的谋略,向来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这里我不直接评述,只说说吕布的文采,让大家在他的文采中判断他有无谋略。

很多人应该不知道,武勇无匹的英雄吕布,其*初却是以一个文士的角色登上历史舞台的。

《三国志魏书吕布传》记:“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今内蒙古包头)也。以骁武给并州。刺史丁原为骑都尉,屯河内,以布为主簿,大见亲待。”

吕布本来在并州以“骁武”闻名,刺史丁原任骑都尉驻守在河内时,却任命吕布为主簿,还“大见亲待”,极其器重。

这里说一下,主簿是什么官职呢?——主簿,录门下众事,省署文书也。即相当于今天省政府秘书长。

补充一下,三国时期是出现过很多有名的主簿的。

其中之一就有名列“建安七子”中的陈琳,其初为大将军何进主簿。

陈琳干过一件被传为文坛佳话的事儿:何进死后,他去投奔袁绍,在官渡之战前夕,替袁绍起草了一篇讨曹檄文,痛骂了一番曹操。《三国演义》说,当时的曹操正犯头疼病,瘫坐在床,听人读了这篇檄文,竟然吓出一身冷汗,立时爬起,头也不疼了。

另外,九年级人教版语文第17课课文《杨修之死》的主角杨修,此人为曹操称魏王时,曹操军中的主簿。

辅佐诸葛亮、击杀魏延的杨仪,也是主簿出身,其*早曾任荆州刺史杜群主簿。

……

当然,三国时代*牛逼的主簿,就是担任过曹操主簿的司马懿,这里就不作任何介绍了。

不难看出,三国时期的主簿都是以文人为主的,吕布有过担任主簿的履历,说明他文采不错。

事实也如此。

举个事例。

话说,凉州军李傕与郭汜相争,黄巾军余部杨奉和韩暹坐收渔翁之利,从中夺回了汉献帝,并护送汉献帝从长安东归洛阳,双双受任为大将军。时过不久,汉献帝被曹操接向许县,杨奉和韩暹失势,转投袁术。袁术有野心,而且猴急,于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春急吼吼地跳出来自称天子,派韩胤向盘踞徐州的吕布转达自己即将称帝的事,有意和吕布结成亲家。吕布拒绝亲事,并将韩胤交给了曹操。袁术火冒三丈,派手下大将张勋、桥蕤等人会同杨奉、韩暹合兵,分七路进攻吕布。

吕布料准杨奉、韩暹不可能与袁术一条心,给他们写了一封信,自表联合之意,许诺合击袁术得胜之后,所得军中钱粮全部相赠。

信是这么写的:“二将军拔大驾来东,有元功于国,当书勋竹帛,万世不朽。今袁术造逆,当共诛讨,奈何与贼臣还共伐布?布有杀董卓之功,与二将军俱为功臣,可因今共击破术,建功于天下,此时不可失也。”

文字不多,但句句搔到痒处:你们两人有功于国,本当大书特书于史册,万世不朽。现在袁术造反,是为国贼,你们岂可与之同流合污?我吕布杀董卓也有拨乱反正之功,也和你们一样,同为国家功臣,应该站在同一阵线。如果我们三人合力击破袁术,正可建功于天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不用说,由于对杨奉、韩暹的心理拿捏准确,语句说理到位,两人果然立时被说服,倒戈攻打张勋等人,吕布大获全胜。

有人认为,吕布写给杨奉、韩暹的信,可能是其手下幕僚所为。但我认为吕布自己既然是主簿出身,而信也只寥寥数语,与曹操在赤壁之战前写给孙权“会猎于吴”的短笺一样,根本没有让人代写的必要。

还有,吕布获胜之余,得意非凡,又留信与袁术,这信,分明就是吕布故意卖弄文采、外加泄愤出气之作,更加没有让人代笔的必要了。

信是这么写的:“足下恃军强盛,常言猛将武士,欲相吞灭,每抑止之耳!布虽无勇,虎步淮南,一时之闲,足下鼠窜寿春,无出头者。猛将武士,为悉何在?足下喜为大言以诬天下,天下之人安可尽诬?古者兵交,使在其间,造策者非布先唱也。相去不远,可复相闻。”

您不是自恃兵多将广、粮草充足,声称要削平吞并天下群豪吗?我吕布虽然无勇,却虎步淮南,轻松安闲;您却鼠窜寿春,像乌龟一样,不敢再探头露目。

吕布这边拒绝了袁术的拉拢,并向曹操转交韩胤,那边就得到了汉献帝的嘉奖,得封为了左将军。

吕布上表谢恩,称:“臣本当迎大驾,知曹操忠孝,奉迎都许。臣前与操交兵,今操保傅陛下,臣为外将,欲以兵自随,恐有嫌疑,是以待罪徐州,进退未敢自宁。”

同样是寥寥数语,既洗白自己对抗许都朝廷的罪恶,还把自己标榜成了一个汉室大忠臣,同时又大大地恭维了曹操一把,可谓心机缜密,机智过人。

与此同时,吕布还给曹操写了一封信,称“布获罪之人,分为诛首,手命慰劳,厚见褒奖,重见购捕袁术等诏书,布当以命为效。”

如果曹操不是心理素质过硬,直接就会被吕布打出的这一手感情牌征服。

特别想说的是,吕布牧徐州时,也曾给辖下割据势力琅琊国相萧建写了一封信,该信原原本本地交代自己“身不由己”地卷入天下纷争的大环境中,自比乐毅,而将萧建比成田单,引经据典,言辞恳切,*终转化了萧建的敌对态度,达到了预期的政治目的。

该信,可说是吕布名下信件中*富文采的一封。但考虑到信较长,而且有他人代笔之嫌,这里就不罗列细说了。

大家都知道,大英雄班超的父亲班彪、兄长班固、妹妹班昭都是卓越的史学文学家,班超自己早年也曾在政府从事文书一类工作,但他厌倦这种工作,某日辍业投笔长叹:“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

对吕布而言,以文采与武力相比,他的武力无疑更出众。

于是有一奇想:吕布会不会是像班超一样,厌倦文字工作,向往以武力建功封侯的快意人生呢?

那么,他所以被董卓轻易说动出手杀丁原,原因就非常好解释了:一个勇武无双的人,竟被安排“久事笔砚间”,则当他有了可以一展抱负的出头机会,自然不会犹豫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