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风传奇》,倒计时中的后半生

来源:游戏研究社

在访谈录《为胜利而战》中,押井守提到过自己创作时的胜负观。他认为身为电影导演,胜利不是商业票房上的成功,也不是获奖带来的荣誉,而是能够持续获得拍下一部作品的权利和内在动力。

按照押井守的说法,只要能够一直创作下去,就能够不断吸引新观众,自然也会有人不断挖掘自己的历史作品,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便是一种长久的胜利。

反之,当一部作品不再更新时,它便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巨大的人气迟早会消散,精彩的故事也会被人们尘封在脑后。就像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号,终将沉没。

很不幸,《剑风传奇》(后文简称《剑风》)便成为了这样一部作品。

2021年5月,《剑风》作者三浦建太郎(后文简称“三浦”)因急性主动脉剥离不幸离世。其所在杂志社白泉社发布了官方讣告,无数读者陷入巨大的悲伤与哀痛中。

因为白泉社尚并未对作品的后续事宜做出定论,一时间读者人心惶惶,不知道《剑风》的命运将会驶向何方。

在作者离世的乌云笼罩一年后,2022年6月,白泉社终于宣布了连载再开的消息。后续内容由三浦四十多年的好友、同杂志社的漫画家森恒二监修,三浦的助手团队协力制作。

在当时看来,这部作品似乎终于要走出生死未卜的处境了。

1

据官方说法,《剑风》连载再开的契机是这样的:在整理三浦遗物时,森恒二发现他的床边摆满了自己的新作《创世的大河》,还有部分《剑风》的分镜遗稿。

因为三浦生前还在读自己的作品。森恒二觉得异常感动。同时,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认为自己身为三浦的好友,应该站出来为他的作品画上一个句号。

森恒二著《创世的大河》

“虽然我自己一个人能力有限,但和三浦优秀的弟子们一起,我一定可以走到终点。”于是他正式接手了续写《剑风》的工作。

森恒二和三浦是四十年以上的挚友,他们在高中相识,大学考上同一所学校,年少时几乎形影不离,经常一起画漫画、一起看电影。森恒二曾离家出走住在三浦家,他们夜夜讨论漫画创作的技巧和精彩的影视剧情到天亮。

森恒二绘《三浦建太郎&森恒二 自传》

三浦从大学起开始构思《剑风》,森恒二给出了很多建议,也时常半裸上身充当他的模特。在此后连载的三十多年里,三浦也经常与森恒二商量角色的塑造、剧情的展开。

或多或少,森恒二是知道《剑风》后续内容的,由他接手看起来是*佳的选择。

许多读者为他们的故事感动,漫画连载再开的消息也被冠上了“友情接力”的称号,为网友们津津乐道。然而,随着帷幕真正拉开,续写更新的内容却陷入了巨大的争议中。

想要评判新的内容是否合适,必然要回顾原有的内容。而这就绕不开“黄金时代篇”,在这一篇章里,刀口舔血的主角格斯遇到了他一生的挚友和未来的雠敌——格里菲斯。

他被迫加入了格里菲斯的小队“鹰之团”,却在鹰之团中被形形色色的人物所影响,**次感受到了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温暖,找到了人生意义和活下去的目标。

鹰之团

然而*终一切美好却被摧毁。日蚀来临,格里菲斯开启了背弃朋友的献祭仪式。

格斯丢了一条手臂,从地狱中爬回人间;他爱的人卡思嘉神经错乱,举止失常;其他成员全部失去生命,鹰之团覆灭。此时的格斯彻底失去了理智,心中只剩一个目标——向背叛了自己和同伴的格里菲斯复仇,他被仇恨驱使着战斗,也几乎丧失了作为人的感情。

格斯

他像恶鬼一样挥剑,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却也在这个过程中看尽了人生百态,遇到了许多珍贵的人。随着新的小队再次结成,他逐渐从迷惘和痛苦中找到了继续战斗的理由与意义——守护,守护曾被自己抛下卡思嘉,守护新伙伴。他完成了人格的成长,不再活在杀戮中,靠复仇麻痹自己。

格斯与卡思嘉

另一方面,格里菲斯靠献祭仪式转生成为了高贵的“神之手”,但他却始终无法排除自己对格斯和卡思嘉的感情,于是化身“满月之子”频频与格斯和卡思嘉接触,寻找令他眷恋的温暖。

伴随着作者三浦的离世,《剑风》*后的画面定格在了格里菲斯的一滴清泪上。

格里菲斯落泪

这滴泪是对格里菲斯感情线的回收,告知了读者“满月之子”即是格里菲斯,也预示着剧情将会迎来更加戏剧性的展开。

读者能够从*后的泪滴上读出决绝、痛苦、怨恨、向往与悲伤,未来的剧情充满可以被无限遐想和分析的可能性。在作者离世的情况下,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便是*好的收尾。

然而在新连载的剧情中,以上情绪荡然无存,格斯再次回归了眼中只有复仇的扁平形象,直接提刀冲向格里菲斯,却被本不在场的魔兽佐德莫名其妙拦下。随后格里菲斯抢走卡思嘉,格斯方溃不成军,他自身也陷入了持续的崩溃中。

短短十话的新剧情,暴露出来了文戏缺失、人物行为不符合逻辑等诸多问题。主人公在之前剧情中所展现出的成长被完全被消解,*后这神似“雅木茶”的一幕,让格斯和格里菲斯多年恩怨沦为笑点,这显然让许多读者无法接受。

当然,也有许多读者号召大家宽容看待后续内容。虽然续画的表现方式很糟糕,但至少有一个结局,让这部作品不留遗憾,也算告慰三浦的在天之灵。

2

然而,抛开续写内容质量的高低,续写《剑风》真的是三浦所期望的吗?

在创作《剑风》的这三十年来,三浦对自己有着极高要求。精力充沛时,他几乎靠一己之力完成所有角色和背景的绘制。接手《剑风》绘制工作的助手团队实际上是他2019年才开始组建的。并且,三浦并没有让他们直接投入到《剑风》的创作中,而是开设了新连载《天地之间》给他们练手。

《天地之间》

在换成数位板作画后,他总是放大每一个细节,反复修改画稿,直到被编辑愤怒制止。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我对作画的执着啊,已经是一种病了。”

《剑风传奇》妖精岛:即使是只出现一次的小妖精,三浦也致力于让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灵魂,做出*真实的反应

因此他在作画上花费了大量时间。三浦在世时,《剑风》只能两三个月更新一次,但他离世后,助手团队却能维持每月双更,原因即在于此。

除了对作画的执著,三浦对友情也有自己的坚持。在《剑风》刚刚开始连载时,森恒二因为投稿作品屡屡受挫丧失了信心,浑浑噩噩度日,正处在穷困潦倒的人生低谷中。三浦让他来自己的工作室住,接济他、鼓励他继续投稿。虽然此时自己正忙得不可开交,但却从未让他帮忙画过一页画稿,或是提出让他做自己的助手。

森恒二绘《自传》

这便是三浦的友情观——追求“对等的关系”。就如格斯和格里菲斯因为追求“对等的关系”而成为了《剑风》故事的原点,三浦和森恒二他们也互为对方的挚友和对手,两人一直以来的梦想都是一起朝着“漫画创作”的顶峰共同攀登。

这样的三浦,或许并不会选择让朋友续写自己的作品。

然而事实上,所以无论森恒二参与还是不参与,白泉社肯定都会复活《剑风》。这是一部卷均销量200万册以上的作品,而在白泉社同杂志所有在连载的漫画中,能够达到卷均销量30万册的便已经算是佼佼者,其余所有作品的销量加起来不能达到《剑风》的一半。

可以说,是否续写《剑风》这件事,已不在森恒二的控制范围内。他自己也只是一个为白泉社打工的小小漫画家,外界对他的认知,很大程度都停留在“三浦的挚友”这个标签上,至今也没有获得过三浦一样的创作自由和创作特权。

而故事后续的走向,更足以说明《剑风》如今的命运——如果说漫画连载再开看上去还有几分情怀在的话,那么白泉社在新动画企划中,便完全撕下了面具。

3

连载再开同月,官方宣布了《剑风传奇 黄金时代篇》的重制消息,将三部剧场版剪辑为一季TV动画,定名《剑风 黄金时代篇 MEMORIAL EDITION》,通过无线电视放送。

《剑风 黄金时代篇 MEMORIAL EDITION》海报

虽然这三部剧场版已经被改编过很多次,但这个消息刚刚宣布时无疑还是振奋人心的。论重制规格的话,这是*具含金量的一次。

据官方的说法,此次剪辑版会有从未播放过的删减镜头首次发表,也会制作全新的画面,补足之前受时长限制而缺失的文戏。

为了制作新内容,制作组特意请回了原总作画监督恩田尚之负责新画面,邀请了《剑风》的灵魂作曲家平泽进和鹭巢诗郎谱写配乐,还有知名歌手中岛美嘉演唱全新片尾曲。

中岛美嘉片尾曲《Wish》宣传海报

上述的强力阵容令无数观众充满期待,希望它可以弥补剧场版时常受限所带来的缺陷,将《剑风》的魅力传递给更多观众。甚至希望它能开个好头,将动画企划带入持续的良性循环中。

但这种期待,很快便被打破了。

**集播出后,官方发布了一支长达4分多钟的混剪,并且配乐使用了平泽进为97版动画谱写的《FORCES》,狠狠打了一把情怀牌,引起无数粉丝直呼“泪目”。然而到了第二集播出时观众却发现,这支混剪被完完整整地剪进了正片中凑时长,本该增加的删减情节却不知所踪。

企划发布时打出了补足剧情的旗号,播出时却连不费力的文戏镜头都没有做。观众终于看清这只是一个贩卖情怀的企划。

然而事情却远没有结束,白泉社还要再次给失望的观众们重重一击。

剪辑版播放的同时,官网上启动了一个神秘的倒计时仪式。这个倒计时长达两个多月,设定在12月11日结束,没有人明白它的含义。

一般情况下,倒计时越久,企划内容越大。时间跨度如此之长的倒计时令许多观众燃起希望,他们推测倒计时结束后,应该会应该会宣布制作全新动画。

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大家对这个企划*不济的猜测也不过是:官方继续炒“黄金时代篇”冷饭。

然而*后却出乎所有人预料,随着倒数第三集的播出,观众明白了这个倒计时的真正含义。它计算的正是《剑风》中*惨烈的剧情,“日蚀发生、鹰之团全员覆灭”的播出时刻。

而在倒计时结束时,观众们本以为会看到的什么不得了的新消息,收获的却是一条商品信息:本次剪辑版动画将在3月发行蓝光光碟,并且附赠三浦生前的采访视频作为特典。

收录了三浦老师在“大剑风展”内的采访视频!这是只有在“大剑风展”活动现场才有机会见到的特别映像,请一定阅览。

白泉社官方之所以用访谈录像作为圆盘特典,不遗余力地宣传它的珍贵,正是因为三浦近年来的访谈拍照都限于头部以下,已经很久没有露脸照片流出了,或许在他们的眼中,这对于粉丝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内容。

这却可能违背了三浦自己的意志。在生前,三浦是一个极为低调的漫画家,他不经常出席各种活动,也很少和其作者互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漫画家应该用作品传达自己的思想,不应该在其他的地方卖弄。”

漫长倒计时的终点,等待粉丝的“盛宴”却是如此。无论是动画内还是动画外,这都是 “剑风史上*黑暗的一天”。

结语

现在看来,当下正发生的一系列荒唐事件,在当时其实一切有迹可循。

三浦刚刚离世时,许多读者猜测过《剑风》这部作品后续会如何发展。比如,白泉社可能会以官方的名义发行衍生漫画,描写主人公的支线旅途,但是永远不会触及主线。或者制作完全原创动画,以动画的形式续写后面的内容。

然而,白泉社*终选择了强行复活《剑风》,却直接腰斩了三浦另一部新连载作品《天地之间》。

实际上,在《天地之间》的创作过程中,助手发挥的作用远比在《剑风》中大得多,在人设和世界观已经初具雏形的情况下,这部作品也是*容易被续写的。但《天地之间》在第6话后草草便结束了连载,勉强用设定稿凑了一册单行本发售。

《天地之间》单行本封面

而在364话结尾的悼文中,白泉社表示虽然尚未对作品的后续事宜做出明确定论,“但如果续写《剑风》,我社一定会将‘三浦老师的所思所虑’放在**位。”

至少在当时,他们就是有续写《剑风》的打算的。在此后的一年时间内,官方召开了两次“大剑风展”,发行了纪念号杂志和限定版单行本。在获得巨大销量的同时,也下定了续写《剑风》的决心。

不过这也无可非议,无论是白泉社还是读者都明白,从头培养一部新漫画,让他达到《剑风》的高度是不可能的。

面对一部百万级销量的漫画,白泉社没有理由会任由它的商业价值随时间白白流逝,圆盘贩卖结束会换别的企划继续割草,“大剑风展”依然在各地巡回举办,“剑风咖啡”等活动应接不暇——不过一切看来,都只是《剑风传奇》这艘大船在沉没时,船上的人还在极力狂欢罢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