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变成了学校的打饭师傅,儿子笑着笑着就哭了

  原标题:老爸变成了学校的打饭师傅,10岁的儿子笑着笑着就哭了

  “老邓你火了啊!手机上看到了你和晨晨,网友都被你们感动到了。”*近这几天,在杭州工作的邓先生时不时就会收到亲戚朋友的问候,因为一条短视频,他和儿子成了“红人”。

  截至今天,这条视频在“韵味杭州”抖音号上获得了近11万点赞,播放量达700多万。网友们纷纷留言——“这一声老爸听得我想哭”“当了父母就看不得这些,眼泪都喷出来了”“看泪崩”……昨天晚上,记者联系上了邓先生,刚结束一天工作的他和我们讲了一些心里话。

  为给儿子一个惊喜他从杭州赶回老家扮成了打饭师傅

  邓先生在杭州临安的一家灯具厂工作。视频是11月7日那天拍的,在邓先生的老家江西景德镇市浮梁县天保学校,晨晨在这里读四年级。

  “这个视频我自己还没看,不忍心看,这些年一直觉得亏欠了孩子。”邓先生说。11月6日那天,邓先生坐上了返乡的车,距离上一次回家已将近1年时间。这一次,他想给孩子一个惊喜。第二天中午11:30,浮梁县天保学校的孩子们正准备吃午饭,一身打饭师傅打扮的邓先生走进了晨晨的班里,给孩子们分着饭菜。轮到晨晨时,邓先生先递上了一碗汤,晨晨没有抬头。“还要吗?”“打饭师傅”问晨晨。“不要了。”晨晨的眼神有些闪躲,依然没有抬起头。“有没有认出我?”这个“奇怪”的问题让晨晨抬起了头,偷偷瞄一眼,再瞄一眼。

  “老爸!”晨晨激动地几乎蹦了起来,大声喊了出来。几秒钟时间里,晨晨先是笑咧了嘴,又很快瘪了下嘴角,双手揉搓了几下眼睛,哭了出来,又很快收敛。视频里看得出来,孩子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只静静地吃着饭菜,尽管爸爸就在身旁,也没有再抬头交流。这一幕,被记录了下来,发到了网上,感动了全网。“我来得太突然了,他肯定没想到,前两天还说想我呢。”邓先生说,儿子晨晨平时性格很开朗,父子俩偶尔也会开开玩笑。这一次儿子的反应,让他没想到,还有些心疼。为什么爸爸要穿着厨师服出现?为什么不打招呼,爸爸突然就来学校了?……这一切,都缘起免费午餐基金会做的一期特别策划——“一起吃饭吧”节目。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品牌与合作发展中心总监叶凤告诉记者,“一起吃饭吧”节目的摄制主打一个“陪”字。活动的目的,就是想让社会,能够关注免费午餐学校的留守儿童。活动有线上线下两种方式,线上会邀请明星以连麦直播的方式,呼吁大家对免费午餐学校孩子的关注。如果条件允许,会进入学校跟孩子一起吃饭。还会定期邀请家长,去学校探访。

  20平米住着一家5口人他说有家的感觉

  “年轻的时候,想出来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现在经常想回去,是不是很奇怪?”邓先生的老家是一个典型的山村,百来户人家守着田地,从村里坐公交去县城得花上1个多小时。在邓先生小时候,村里有很多玩伴,大家的父母都在家务农。2003年,二十岁的邓先生从南昌一家职校毕业,在广东、浙江都打过工。2008年,经朋友介绍,他来到了杭州,辗转几家厂子后,进了临安的一家灯具厂,一干干了11年。后来,邓先生成了家,妻子也在临安上班。再后来,儿子和女儿都在杭州出生了。晨晨八九个月大的时候,夫妻俩上班忙碌顾不过来,决定把孩子送回老家,交给爷爷奶奶照看。“心里肯定是舍不得的,但我们这种情况在农村很正常,年轻父母出门赚点,一家人就有经济来源了。”送晨晨回家的路上,邓先生发现村子已经变了样:地荒了不少,人也少了许多,原本的乡村小学也撤并了,像晨晨这样,父母在外务工、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孩子有了一个新“名字”——留守儿童。每年五一、十一、春节,是邓先生*期待的节日,他能趁着假期回老家看看。“有时候厂里订单多,节假日排了班的话就走不了了。”这两年,因为疫情原因,回去的次数更少了。今年7月,奶奶带着晨晨和妹妹来了趟临安,小朋友很高兴,但邓先生说,他更高兴,“一家5口人住在我们租的房子里,不到20平米,听起来很挤吧?下了班全家围在一起吃晚饭,真的有家的感觉。”

  “爸爸你还来吗?”

  儿子的问题他回答不上来

  11月7日那天,还有一些没被镜头拍到的故事。晨晨的妹妹在同一所学校上幼儿园,邓先生也去看了女儿。“我给她打了一碗汤,她懵懵懂懂的没说话,看她那么乖,我自己倒是先哭了,难为情。”邓先生说,小女儿性格比较内向,没有哥哥那么活泼,一直表现很淡定,但看到爸爸哭了,也跟着哭了。当天下午,邓先生得赶回杭州了,第二天还要上班。临走前,儿子晨晨从教室里跑了出来,紧紧地抱着爸爸。“爸爸,你还来吗?”晨晨一脸天真地问道。邓先生却有些回答不上来——“这些年,从来没来过学校,更没有参加过他们的家长会,每次孩子问‘爸你来吗’,我都挺为难的。陪他们的时间太少了,一直觉得很愧疚。”邓先生说他心里有个目标,计划很久了,这些年夫妻俩在外务工,赚的钱刚够养家糊口,他一直希望能早日攒够钱买一辆二手车,周末就能带着妻子开车回老家了。“我们那边坐火车太折腾,周末两天时间基本全在路上,开车只要三四个小时,多出来的时间全都是我赚到的!”邓先生说道。

  来源 | 杭州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