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民商裁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诉讼程序 > 调解/执行 > 正文

追加被执行主体应当严格依法

2012-09-20   来源:中外民商裁判网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本案请示问题涉及被执行人的开办单位在被执行人债务并未清理完毕的情况下注销该公司,能否在执行中追加该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的法律问题。

 
    申请执行人高某。
    被执行人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
    被执行人北京汇发旅游商贸公司。

 

    一、案情

    原告高某与被告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供货合同纠纷案,在一审法院主持调解下,双方当事人于2000年9月20日自愿达成调解协议:(1)原告高某与被告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签订的海鲜品供货合同于本调解书生效之日解除;(2)被告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于2000年9月30日前给付原告高某货款5万元整,自2000年10月至2001年1月每月给付货款10万元,其余47378.7元于2008年2月28日前付清。

 

    调解书生效后,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未履行义务,高某于2000年9月30日向法院申请执行。

 

    二、执行情况

 

    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查明:被执行人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北京东方太上宫海鲜鱼翅食府与北京太上宫大酒楼系一个经营单位,经营场所及法定代表人均相同,所属财产一致。该酒楼所有财产因债务纠纷已被法院另案依法拍卖,其单位现已停止经营,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

 

    2004年11月9日,高某向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追加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联营方北京汇发旅游商贸公司(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系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下属二级企业,以下简称汇发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经执行法院审查查明:北京汇发公司于1990年8月15日与北京联合软件公司签订联营合同,成立了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合同经营期限5年,该酒楼为全民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联营,注册资金400万元,其中汇发公司出资225万元并以1693.6平方米的二层楼房及配套设施作为固定资产投资,联营期内不再增值;在酒楼开业验资报告中记载,以楼房5年使用权作价225万元作为投资。1995年11月23日,汇发公司与北京太上企业发展集团公司、北京联合软件公司签订确认书确认:汇发公司与北京联合软件公司于1990年8月15日签订的联营合同及附件全部终止,汇发公司以房产作的投资全部撤出;原太上宫大酒楼装饰装修、设备设施及开办费用的全部投资及债权债务均由北京太上企业发展集团无偿继承并继续经营。上述确认书未在工商管理部门登记备案,联营体亦未办理清算或解散手续,该酒楼在原房屋继续经营,在历年工商年检资料中仍记载汇发公司为股东、保留投资额;与此同时,汇发公司向酒楼收取房屋租金。2001年9月28日,亚洲之星大酒楼被吊销,不再继续经营,现无人员、财产、场地。

 

    执行法院经审查认为:汇发公司作为联营一方,未进行必要的清算、核准、登记等程序,仅依该公司与其他企业签订的确认书不能免除其联营方责任及股东义务。在联营体持续存在、汇发公司持续负有出资义务期间,该公司向酒楼收取租金的行为应视为其收回投资。据此2007年11月30日法院作出裁定:(2000)朝民初字第8397号民事调解书确定的被执行人北京太上亚洲之星大酒楼应给付申请人高某的货款497378.07元、案件受理费9971元及延迟履行期间的逾期付款利息、执行费等均由汇发公司在225万元范围内负责赔偿。汇发公司不服本院裁定,向上级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法院于2008年11月裁定驳回汇发公司的复议申请,维持原裁定。

 

    2008年12月,复议案件退回一审法院,在执行中该院发现汇发公司在复议审理过程中已于2008年6月23日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申请注销登记,在企业注销登记申请表中记载的注销原因为“因奥运拆迁停止经营,注销该企业”。该公司主办单位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在主办单位或清算组织证明清理债权债务情况及同意注销的意见一栏中写明“职工工资已结清、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税款已结清”并加盖公章。2008年7月4日,工商机关为汇发公司办理了注销登记。 

 

    现申请人高某认为,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在明知汇发公司债务并未清理完毕的情况下注销汇发公司,是帮助汇发公司逃避法律责任,故向执行法院申请追加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并承担清偿责任。

 

    对于该案的处理,执行法院倾向于不宜追加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为被执行主体。但由于在处理意见上存在分歧,执行法院向上级法院进行了请示。

 

    上级法院经审查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对由执行法院的执行机构办理的变更以及追加主体的情形的规定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企业下落不明、歇业、撤销、被吊销营业执照、注销后诉讼主体及民事责任承担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试行)》关于注销后诉讼主体及民事责任承担的有关规定,同意朝阳法院关于“不能追加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为被执行主体”的处理意见。

 

    三、意见

 

    本案请示问题涉及被执行人的开办单位在被执行人债务并未清理完毕的情况下注销该公司,能否在执行中追加该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的法律问题。对此,执行中存在以下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对于高某的申请应通过执行中的追加程序进行审查。如果审查查明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在明知汇发公司债务并未清理完毕的情况下注销汇发公司,或者其作为被执行人汇发公司的开办单位无偿接受该公司财产,致使其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或遗留财产不足清偿的,或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有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情形,则应追加北辰实业集团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并依法承担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目前汇发公司已经注销,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企业下落不明、歇业、撤销、被吊销营业执照、注销后诉讼主体及民事责任承担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试行)》第25条之规定:企业未经清算即被注销登记,第三人在工商管理部门的注销登记中承诺偿债,债权人既可以对清算主体或承诺偿债人择一而诉,要求其承担清偿责任;也可以二者为共同被告要求二者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第38条之规定:清算主体在工商登记管理机关注销企业登记时,承诺对企业遗留的债权债务负责的,或表示企业的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而实际并未清理的,清算主体应对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在执行程序中的追加,只能严格依法律规定进行,法无明文规定的,不能追加,故高某可以另行诉讼,要求北京北辰实业集团公司对其承担赔偿责任。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具体分析如下:

 

    (一)严格依法追加的原则

 

    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在执行过程中需要变更或追加被执行主体的有关情形,由执行法院的执行机构用裁定形式办理。根据《执行规定》第83条的规定,主要包括6种情形:一是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死亡;二是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或组织形式变更;三是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名称变更;四是被执行人的开办单位出资不到位或抽逃出资;五是被执行人的开办单位无偿接受其财产;六是被执行人为不具有独立人格的机构,包括为私人独资企业、合伙或合伙企业、公司分支机构。以上规定的情形,大部分是基于原被执行人与被追加或变更的被执行人之间的财产继承和权利义务的承受关系,属于执行力主观范围的扩张,由执行机构进行处理符合法理。但在被执行人的开办单位出资不到位或抽逃出资以及无偿接受财产的两种情形,变更或追加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涉及有关事实的查明和新的当事人承担实体责任的问题,从诉讼法理来说,最好经过诉讼程序作出判决来确定。但是,基于上述情形涉及的法律关系简单,也不涉及复杂的事实认定,本着“便于执行、减少诉累”的指导思想,全国人大法工委同意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将这一权力交予执行法院行使。应当注意的是,《执行规定》第83条在授权的同时,也把执行机关变更和追加被执行主体限定在《民事诉讼法》、《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行法律对在执行程序中能否追加被执行人股东的股东为被执行人并无明确的规定,也体现出对依法追加原则的坚持。因此,在执行程序中,对涉及第三人实体权利的有关问题应当慎重,不宜连续变更或追加被执行人。

 

    综上,执行法院认为不能追加汇发公司为被执行主体是正确的。
 

 

 

原载于《审判前沿》第31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网站首页高级搜索网站地图TAG标签RSS订阅法制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0 www.zwmscp.com 中外民商裁判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2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