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民商裁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各地判例 > 各地高级法院判例 > 正文

变更诉讼请求前后的管辖权异议

2012-09-06   来源:中外民商裁判网sf1020   作者:郭载宇 胡正伟   浏览次数:
分享到:
管辖异议解决案件非实体方面的争议,是针对案件是否属于法院主管,以及该案件在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方面的冲突。

 
    [案情]

    上诉人(一审被告):大连京谷燃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谷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江苏华西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村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上海汇通船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汇通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大连港湾液体储罐码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湾公司)。

 

    2009年2月11日,武汉海事法院收到原告华西村公司的起诉状。华西村公司诉称汇通公司于2008年5月签订租船合同,约定自2008年5月5日起至该年底由汇通公司承运原告的货物。合同履行期间,汇通公司承运的货物出现质量问题,导致原告对第三方违约,汇通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交涉中,汇通公司认为货物的质量问题应由港湾公司和京谷公司承担。

 

    武汉海事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注意到两份编号为V08MEG的租船合同,双方当事人(甲方和乙方)均为华西村公司和汇通公司,签订地点均在江苏江阴。第一份租船合同只有汇通公司的盖章,合同第15条约定:本合同在执行过程中若发生纠纷,双方应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提交上海海事法院诉讼解决。第二份租船合同有华西村公司和汇通公司的双方盖章,但该合同没有协议管辖条款。

 

    2009年3,月19日和3月26日,京谷公司和港湾公司分别就本案管辖权提出异议。港湾公司和京谷公司异议称,本案诉由是运输合同纠纷。根据华西村公司与汇通公司订立的租船合同第15条的约定,当事人协议由上海海事法院管辖,该协议为有效协议,本案应移送上海海事法院管辖。


 
    华西村公司于2009年4月22日致函武汉海事法院,称本案系基于三被告的损害行为而提起的要求其三方承担共同侵权损害责任的侵权之讼。被告行为导致了原告的销售损失、价格优惠损失、违约金损失等,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请求判令三被告共同承担原告的财产损失。

 

    [审判]

 

    武汉海事法院经审查认为,第一份租船合同虽然存在管辖权条款,但该合同没有华西村公司加盖的公章;第二份租船合同加盖有华西村公司与汇通公司的公章,但没有载明管辖权条款。因此,港湾公司、京谷公司主张华西村与汇通公司之间达成将纠纷提交上海海事法院审理的主张,无事实依据。本案所涉运输目的地为江阴港,属该院管辖区域,其依法享有管辖权。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八条之规定,裁定:一、驳回港湾公司的管辖权异议;二、驳回京谷公司的管辖权异议。


 
    被告港湾公司、京谷公司均不服一审裁定,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称:两份租船合同均由华西村公司提供,第一份租船合同中约定了管辖权条款,该条款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的规定,该合同对华西村公司具有自认效力和约束力,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裁定,将案件移送到上海海事法院管辖。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华西村公司在起诉时的诉由是违约之诉,但在诉讼过程中于2009年4月22日致函武汉海事法院,明确表示本案为侵权之诉,该行为是对诉讼请求的变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合同法解释(一)》第30条的规定,变更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武汉海事法院仍将本案以水路运输合同纠纷审理,并作出裁定,系对案件事实认识不清,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三款规定,裁定:一、撤销武汉海事法院(2009)武海法商字第101—1号民事裁定;二、本案发回武汉海事法院重审。


 
    武汉海事法院重审认为,《合同法解释(一)》第30条的适用,隐含前提:债权人选择起诉的诉由并经法院受理后,对方当事人未提出管辖权异议或管辖权异议被生效裁定驳回。即变更诉讼请求以原诉讼请求的管辖权已确定为前提。在原管辖权异议未明确时,仍应先行审理原管辖权异议。

 

    另,武汉海事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是30天。华西村公司签收举证通知书的时间是2009年2月27日,直到2009年4月22日才致函 法院变更诉讼请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30条,变更诉讼请求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华西村公司超过法院指定的30天举证期限。且《合同法解释(一)》早于《证据规定》施行,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原则,应当依照《证据规定》中对于变更诉讼请求的规定,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所以华西村公司在举证期限届满后提出的变更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第一份租船合同缺少华西村公司的印章,只能视为合同要约,对华西村公司而言并无合同效力;第二份租船合同具备合同成立的实质要件,对合同双方具有约束力。因此,港湾公司和京谷公司所声称的合同并未成立,本案不存在协议管辖条款。退而言之,即使本案协议管辖条款有效,作为该条款所依附合同的当事人双方是华西村公司和汇通公司,汇通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内并未提出管辖权异议,视为接受原审管辖,该接受行为是对原协议管辖条款的变更。港湾公司和京谷公司并非合同项下的当事人,无权援引第三方合同主张权利,更何况其援引的条款已被合同当事人的实际行为所变更。

 

    据此,港湾公司和京谷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对其管辖权异议,不予支持。武汉海事法院作为涉案运输目的地的海事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 第三十八条,《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若干规定》第11条之规定,裁定驳回被告港湾公司和京谷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京谷公司不服裁定,提起上诉,称管辖权异议是针对华西村公司运输合同之诉而提出的,华西村公司变更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华西村公司提供两份合同,其举证行为应具有自认效力,对其具有约束力。汇通公司没有在答辩期提出管辖异议,但京谷公司作为被告参加诉讼,按照法律规定,有权援引运输合同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案审理过程中,京谷公司撤回管辖异议的上诉,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其自愿申请撤回上诉,不违反法律规定,不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应予准予。裁定准许京谷公司撤回上诉。

 

    [评析]

 

    一、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的期限界定

 

    诉讼请求的变更并不是原告撤诉后新诉讼请求的提出,而是同一诉讼程序中以新的诉讼请求代替原诉讼请求。法律后果方面,如原告撤诉,则案件受理费减半,重新起诉要再立案,交纳案件受理费;而变更诉讼请求则免去这些程序。诉讼请求的变更包括量的变更和质的变更,后者意味着诉讼请求性质的变更,如本案中原告起诉时为违约之诉,后变更为侵权之诉,实质上是原告撤销违约之诉,而用侵权之诉取代。

 

    1999年12月29日施行的《合同法解释(一)》第30条规定,债权人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起诉时作出选择后,在一审开庭以前又变更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而《证据规定》第34条第3款则规定:“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武汉海事法院重审时,根据新法优于旧法适用的原则,认为华西村公司在30天的举证期间届满后提出变更诉讼请求,该申请不应准许。


 
    笔者认为,从《证据规定》第34条规定的字面而言,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只能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然而《证据规定》第35条载明:“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或者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不受本规定第34条规定的限制,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此种情况下,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法院具有释明的义务。即在法院释明的前提下,当事人如变更了诉讼请求,则不适用有关举证时限的限定。如此规定是为了节约司法成本和减少当事人的诉累。如果原告在法院释明的前提下坚持不变更,才会驳回原告的请求。

 

    在强调向充分尊重当事人处分权的诉讼体制转换过程中,按照《证据规定》第35条规定,法院在诉讼全过程中,可以告知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那么第34条第3款“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中,“应当”理解为“可以”较为妥当,这是一种鼓励性、倡导性的规定,即当事人最好在举证期限届满之前提出,有利于提高诉讼效率。如果僵硬的理解为“必须”,则华西村公司变更诉讼请求得不到法院的支持。违约赔偿的诉讼请求被驳回后,其只能再次向法院提起侵权赔偿之诉,这样势必增加当事人的诉讼负担。再者,依照《证据规定》第35条,人民法院在诉讼进行中(法庭辩论终结前)都可以告知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而当事人自己主动变更诉讼请求却局限在举证期限届满前,两者的地位不对等,明显带有职权主义的色彩。

 

    另一方面,《合同法解释(一)》第30条的规定,即债权人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向法院起诉时作出选择后,在一审开庭前又变更诉讼请求的,法院应当准许。可见,当事人在一审开庭前可以选择违约之诉或侵权之诉,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诉讼过程中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的处理

 

    管辖权异议,是指在民事诉讼中,案件当事人对受诉法院对本案的管辖权提出质疑。通常情况下,本诉被告提出管辖异议前提是以本诉为基础的。如果原告撤回起诉,人民法院无须再对被告的管辖异议作出审查。

 

    武汉海事法院重审认为,原告华西村公司变更诉讼请求的有效性应以被告京谷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有效为前提。法院应当先行审理管辖权异议,如原告华西村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变更诉讼请求,应先行审理当事人就合同之诉提出的管辖异议,在明确享有管辖权后,再向被告送达原告变更诉讼请求的申请书,另行给予当事人答辩期限。

 

    如予以准许原告华西村变更诉讼请求,被告京谷公司和港湾公司针对违约之诉提起管辖异议则失去存在的前提。法院继续加以审理,则违背了民事诉讼法的处分原则。

 

    当事人对是否起诉或终结诉讼,何时或何种内容、范围对何人起诉,原则上由当事人自由决定,法院不得干预。原告华西村公司由违约之诉变更为侵权之诉,可以视为撤销违约之诉,重新提出侵权之诉。基于民事处分原则,法院不应继续审理当事人提出的撤销之诉并作出裁判;只能针对重新提出的侵权之诉进行审理。因为,《证据规定》第35条第2款明确规定:“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指定举证期限。”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五条规定,在违约之诉中,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辖,第二十九条规定,在侵权之诉中,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即针对违约之诉或侵权之诉而提出管辖异议的法律规定是不同的。基于原告华西村撤回违约之诉,被告京谷公司针对违约之诉而提起的管辖权异议,自动丧失效力。如果在重新指定的15天答辩期内,仍没有针对侵权诉讼提出管辖异议,应当视为被告京谷公司和港湾公司认可武汉海事法院对本案的管辖。

 

    根据2008年12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有关举证时限规定的通知》第3项之规定,武汉海事法院应当将变更诉讼请求书面函副本向被告送达,并自被告签收之日起重新计算15天的答辩期,同时应重新指定举证期限。

 

    此外,需要注意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期限问题。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时间应当在答辩期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济纠纷案件当事人向受诉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期限问题的批复》,如果案件当事人在答辩期届满后,向法院提出管辖异议,不应予以审理。规定管辖异议的期限,主要是保证诉讼的安定,如果逾期提出管辖异议,必然影响到诉讼的稳定进行。

 

    在司法实践中,管辖异议包括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也有将主管问题纳入管辖异议的范畴。主管解决的是法院与其他机关或机构解决争议的权限问题,管辖解决的是法院受理案件的分工与权限。例如甲乙在合同中约定仲裁方式解决双方的争议,后甲直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对乙提起诉讼,乙则以双方约定仲裁条款为由提出管辖异议,该异议实质上是乙不认可法院对发生的纠纷拥有主管的权限。此时,法院应当对合同仲裁条款进行审查,如仲裁条款有效,则应直接驳回原告甲的起诉;如仲裁条款无效或约定不明,裁定乙的管辖异议不成立,继续审理案件。

 

    三、管辖异议的发回重审问题

 

    管辖异议解决案件非实体方面的争议,是针对案件是否属于法院主管,以及该案件在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方面的冲突。案件当事人对受诉法院的管辖权提出异议之后,受诉法院应当对异议进行审查。裁定将案件移送给有管辖权的法院或驳回当事人的异议。提出异议的当事人对此裁定不服,可在收到裁定文书后的10日内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上诉法院审查后认为上诉成立,裁定撤销一审裁定,裁决将案件移送给有管辖权的法院。如果上诉不成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案因在事实认定方面存在错误,只有发回重审才能解决相关问题。华西村公司的变更诉讼请求成立,违约之诉被侵权之诉替代。京谷公司针对违约之诉而提起的管辖异议失去效力,如果原审法院继续针对违约之诉提出的管辖异议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定,则超出了案件的审理范围。对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的错误,二审法院不能撤销原裁定,改裁驳回京谷公司的管辖异议,因为改裁暗含认可了原审法院对管辖异议的审理,针对违约之诉提出的管辖异议因华西村公司变更为侵权之诉而失去存在的前提。

 

    本案如果京谷公司不撤回管辖权异议的上诉,那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发司重审和指令再审有关问题的规定》第1条规定,发回重审只能一次,二审只能撤销原裁定,驳回京谷公司的上诉。

 

 


作者单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号   一审:(2009)武海法商字第101-2号    二审:(2010)鄂民四终字第35号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网站首页高级搜索网站地图TAG标签RSS订阅法制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0 www.zwmscp.com 中外民商裁判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2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