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民商裁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各地判例 > 各地判例 > 正文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在民事上诉中的适用

2012-09-06   来源:中外民商裁判网sf1020   作者:刘毅 徐东庆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本案涉及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在我国民事诉讼中的实践运用。禁止不利益变更是国际通行规则,但在我国还是一个较新的概念,民事诉讼立法未作规定,理论界关注也不多,本案适用该原则的精神作出判决应当说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要点提示]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体现了对权利保障的客观要求以及尊重当事人处分权的现代诉讼理念。本案一审判决对利息计算方法的认定虽然错误,但被上诉人对一审判决并未提起上诉,上诉人提起上诉是为谋求更低的利率,二审法院若进行改判将比一审判决更不利于上诉人,有损其已在一审判决中获得的实体利益,故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予以维持。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邵春定、姜向东。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邮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龙奔信用社(以下简称龙奔信用社)。

 

    2006年12月21日,以王飞为借款人、龙奔信用社为贷款人与作为担保人的邵春定、姜向东签订最高额个人担保借款合同一份。该合同第一条约定:担保人自愿为借款人自2006年12月21日起至2008年12月20日止,在贷款人处办理的最高本金金额不超过人民币8万元整的借款提供担保。上述期间仅指借款发放时间,不包括到期时间。在本合同约定的期限内发生的业务,其到期日不得超过2009年12月20日。在此期间和最高本金余额内,借款人可循环使用借款额度,不再逐笔签订借款合同,每笔借款的金额、期限、利率、还款方式、借款用途等以借款凭证为准。借款凭证为本合同组成部分,与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第二条约定:借款利率以贷款凭证为准。如遇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调整,借款期限在一年以内(含一年)的,按借款凭证约定的执行利率计息直至借款到期日;借款期限在一年以上的,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一年一定,第一年按本合同利率执行,后如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调整,自基准利率调整后的次年1月1日起,由贷款人按当时相应档次的法定基准贷款利率上浮___%确定下一年利率并通知借款人。该条的“一”上原填写数字为“40”,后涂改为“60”,但涂改处无人签名批注。合同还约定,借款担保方式为最高额保证,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合同项下有多个保证人的,各保证人共同对贷款人承担连带责任。

 

    2006年12月29日,龙奔信用社向王飞发放贷款8万元,借款凭证载明借款利率为月利率8.16‰,贷款到期日为2007年10月20日。王飞按期偿还了该笔贷款项下全部本息。2007年10月26日,龙奔信用社又向乏飞发放贷款8万元,借款凭证载明借款利率为月利率9.72‰,贷款到期日为2008年10月15日。该笔贷款到期后王飞未予偿还。

 

    另查明,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2006年8月19日至2007年3月17日的贷款基准利率为月息5.1‰,2007年9月15日至2007年12月20日的贷款基准利率为月息6.075‰。

 

    龙奔信用社诉称:2007年10月26日,两被告为借款人王飞向我社借款8万元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借款到期后,经多次催要,借款人与两被告对借款本金及利息一直分文未还。现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归还借款本金8万元及利息14753.66元。

 

    邵春定辩称:1.在最高额个人贷款担保合同中有明显涂改痕迹,该合同相对于担保人是主合同,不能涂改,涂改的部分无效,故贷款利息不应按上浮60%后的9.72%计算,被告只应承担基准利率。2.其不符合担保人条件,担保能力已被人民银行限制,原告未尽到审查义务。

 

    姜向东辩称,担保合同中借款利率原是40%,后被涂改为60%,涂改部分无效,贷款利息不能上浮60%,应按基准利率计算。

 

    [审判]

 

    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一审经审理认为:邵春定、姜向东为借款人王飞向龙奔信用社借款8万元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于认定。邵春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签字担保即应承担法定的担保责任,其是否具有担保能力并不影响担保法律关系的成立。因此,邵春定以其身份不适宜作担保人及不具有担保能力的抗辩不予采纳。龙奔信用社在最高额个人贷款担保合同中将贷款利率上浮40%,涂改为60%,其涂改处未说明涂改原因也未有两被告的签字认可,故涂改行为无效,贷款利率按40%计算。综上,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判决被告邵春定、姜向东应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归还原告龙奔信用社借款本金8万元、利息12918.52元,合计人民币92918.52元。

 

    宣判后,邵春定、姜向东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为:1.最高额个人担保借款合同第二条中被上诉人擅自将贷款利率上浮40%,涂改为60%,且没有注明涂改原因,也没有经上诉人签字认可,涂改部分无效,故贷款利率不应该按上浮60%或40%计算,上诉人只应承担基准利率。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按40%承担利息错误。2.借款人王飞不具备贷款条件,被上诉人未尽到审查义务。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上诉人按基准贷款利率承担借款人王飞向被上诉人借款8万元的利息。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邵春定、姜向东与龙奔信用社以及借款人王飞签订的最高额个人担保借款合同合法有效。2007年10月26日,龙奔信用社依约向王飞发放贷款8万元,该笔贷款到期后王飞未予偿还,龙奔信用社按照合同约定有权要求邵春定和姜向东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代为清偿贷款本息。关于邵春定、姜向东承担担保责任的利息部分应如何计算的问题,根据最高额个人担保借款合同第二条的约定,借款利率以贷款凭证为准。如遇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调整,借款期限在一年以内(含一年)的,按借款凭证约定的执行利率计息直至借款到期日。龙奔信用社2007年10月26日向王飞发放贷款8万元,贷款到期日为2008年10月15日,借款期限不足一年,故该笔贷款在借款期限内的利息应当按照借款借据载明的月利率9.72‰进行计算。至于合同第二条后半部分关于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如调整,自基准利率调整后的次年1月1日起由贷款人按当时相应档次的法定基准贷款利率上浮一定比例确定下一年利率并通知借款人的约定,系针对借款期限一年以上的贷款而言,因此该条无论填写的数字是“40”还是“60”对本案贷款利息的计算均不产生影响。本案中借款借据所约定的月利率9.72‰,系按照当时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基准利率月息6.075‰上浮60%后得来的,一审法院认定龙奔信用社将贷款担保合同中的贷款利率上浮40%涂改为60%未经邵春定、姜向东签字认可,故涂改行为无效,贷款利率按40%计算,属于对合同条款理解不当,该院据此对利息部分所作出的判决也缺乏依据。但是,鉴于龙奔信用社对一审法院的判决并未提起上诉,而邵春定、姜向东的上诉请求是认为自己只应承担基准利率,二审法院若进行改判将比一审判决更不利于邵春定和姜向东,有损邵春定、姜向东已经在一审判决中所获得的实体利益,不符合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要求,故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予以维持。邵春定、姜向东在承担担保责任后,依据担保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有权向债务人王飞追偿。

 

    至于邵春定、姜向东提出龙奔信用社对借款人王飞的身份审查不严的问题,经查,并无证据表明龙奔信用社在向王飞发放贷款的过程中存在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行为,不影响最高额个人担保借款合同的效力。但从龙奔信用社在合同上进行涂改却未批注的行为看,龙奔信用社在操作规范上确实存在不够严谨之处,对此法院将以适当方式建议龙奔信用社加强内部管理。

 

    另需指出,一审法院仅支持了龙奔信用社诉讼请求中对利息的部分主张,但对其余未支持部分的请求没有判决驳回,对此二审法院予以加判。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基本正确,判决结果可予维持,对其漏判部分予以加判。判决:一、维持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2009)邮民二初字第0217号民事判决;二、驳回龙奔信用社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涉及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在我国民事诉讼中的实践运用。禁止不利益变更是国际通行规则,但在我国还是一个较新的概念,民事诉讼立法未作规定,理论界关注也不多,本案适用该原则的精神作出判决应当说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一、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内涵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是指在只有一方当事人上诉的情况下,上 诉法院不能作出比初审判决更不利于该上诉人的判决。上诉人上诉所得到的最坏结果就是其上诉请求被驳回。“不利益”的内容,不仅包括实体法上的利益,还包括程序法上的利益(如上诉人的审级利益)。与此原则相对的是禁止利益变更原则,即指当事人对原判决没有声明不服的部分,上诉法院不得对上诉人作出更有利的判决。这两个原则可以看作是对上诉裁判范围的正反面约束。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是大陆法系主要国家民事上诉案件审理的一项重要原则。如德国民事诉讼法第308条规定:法院没有把当事人未申请的事项判给他的权限;第536条规定:对于第一审判决,只能在申请变更的范围内变更之。以上两条从禁止利益变更和禁止不利益变更两个方面明确了当事人的申请对法院裁判的拘束力。日本民事诉讼法第304条规定:撤销或变更第一审判决,只在声明不服的范围内可以进行;第425条规定:“判决对上诉人为不利益之变更者,以对造以上诉或附带上诉之方法随判决不服之部分为限,始得为之。”日本的上诉制度包括控诉、上告、抗告三种模式,其中只有控诉审时适用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该原则的具体内容为:1,上诉人在上诉法院所遭受的最坏结果为其上诉请求被驳回,上诉法院不得以任何理由包括事实认定错误或法律适用错误作出比一审判决更不利于上诉人的判决。2.在不影响上诉审判决主文的情况下可以变更判决理由,这不属于不利益变更。3.在诉讼要件欠缺的情况下,上诉法院可以作出不利于上诉人的变更判决,这是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例外。

 

    英美法系国家上诉的概念及结构与大陆法系国家的上诉有很大的差异,但并不影响我们确认在英美法系存在着与禁止不利益变更相近的做法。从以下分析我们可窥一斑:1.英美法系国家上诉审查的范围限于上诉状中的所记载的上诉人在一审曾提出过异议的法律请求。上诉法院不会对未提出异议的其他事项进行审查。2.没有申请就没有救济。如果仅有一方当事人上诉,奉行这一原则的英美法系国家也绝对不会把未上诉方未申请的救济赐予他,即使涉及公法利益的行政案件也是如此。3.英美法系国家大都规定了交叉上诉制度,即被上诉人可在一定时间内对上诉人的上诉提出反请求。而美国的被上诉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提出交叉上诉,从而为加重单方上诉人的责任留下了极小的空间。4.上诉法院经审理对上诉可作如下处理:(1)上诉有理,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得到支持,上诉法院可作出变更的判决;(2)上诉无理,驳回上诉;(3)案件需重审,上诉法院将案件连同其认为适当的指示发回重审。从上诉法院对上诉案件的处理看,也不存在加重单方上诉人责任的问题。


 
    两大法系国家和地区在民事上诉中确立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表面上的趋同,背后体现出对权利保障的客观要求以及尊重当事人处分权的现代诉讼理念。

 

    二、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理论基础

 

    民事诉讼程序确立和遵循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法理依据在于:


 
    (一)维护上诉制度与实现上诉目的。上诉制度的目的之一在于为当事人提供再次权利救济的机会,上诉人提起上诉的目的是希望通过上诉获得较初审判决更为有利的上诉判决。如果允许上诉法院超出上诉请求范围作出对上诉人不利益的判决,即意味着当事人获得比初审判决更为不利的上诉判决,从而令当事人产生顾忌不愿上诉或不敢上诉,其结果是上诉制度将难以启动而归于无用,上诉制度的目的也随之落空。


 
    (二)尊重当事人处分权与保持司法中立。民事诉讼是以国家公权力中立地解决私权纠纷,民事上诉程序中则必然体现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上诉人提起的上诉请求实际上也是其行使处分权的结果。同时,从司法裁判中立性的角度上看,法官的二审裁判要保持中立,就只能在上诉人上诉请求的范围内进行,而不能超出范围自行裁判。如果二审法院以追求所谓客观真实为由超出上诉人申请的范围裁判,对于在利益上存在矛盾、相互对立的当事人双方而言,客观上法院将失去其中立者的地位,而不中立的裁判对于当事人而言很难说是公正的裁判。

 

    (三)贯彻辩论主义与禁止裁判突袭。如果上诉法院可以超出上诉请求范围而作出判决,则上诉法院对超出上诉请求范围的事实证据依职权探知并作为判决根据,违背了辩论主义。同时,对于超出上诉请求范围的实体问题,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可能无法及时充分地提出攻击和防御手段,在上诉中不能充分的进行言词辩论,也背离了正当程序保障原理和禁止突袭性裁判的客观要求。

 

    三、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适用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适用的前提是对方当事人未提起上诉或附带上诉。附带上诉是指一方当事人提起二审上诉以后,被上诉人在已开始的二审程序中提起的上诉。附带上诉是大陆法系民事诉讼法上的概念,英美法系国家也规定了类似的交叉上诉制度。其目的在于“每有好讼之徒,对其败诉部分明知无理亦每欲上诉,徒增讼累,使其有所顾忌”。因为,如果被上诉方也提起上诉或附带上诉,则原判决的全部均属上诉范围,此时双方均不受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保护,上诉审法院的判决结果就可能会加重任何一方的负担。因而附带上诉制度能有效地防止滥诉,起到警惧败诉人,使无理缠讼之徒不敢随便上诉的作用。我国民事诉讼立法尚无附带上诉制度,如果在民事上诉审中设立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也有必要赋予被上诉人以附带上诉的权利。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以保护私益为目的,以尊重当事人意思为前提,只有在属于私益事项的范围内,才适用该原则。换言之,对于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事项,不适用此原则。此外,有的案件根据其性质不适用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如当事人双方均同意不适用此原则,有关离婚、子女监护等人身关系的案件等。


 
    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只适用于二审程序。大陆法系主要国家在民事诉讼上都采三审终审制,第三审为法律审,其设置的目的主要不是私权救济,而是统一法律适用,其审级目的设置具有较强的公益性,并不完全受当事人处分权原则的拘束,第三审不受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拘束和影响。为此,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适用范围,应当明确是仅适用于上诉审中第二审程序的一项原则。


 
    关于“不利益”的识别标准,目前学理上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只能以一审判决的主文为标准;另一种认为除应当以判决的主文为标准外,还应参考判决的理由。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理由在于:其一,从大陆法系国家有关既判力范围的立法规定看,有的国家立法上并不将既判力的范围限于主文。如德国民事诉讼法第322条第1款规定:“判决中对于以诉或反诉而提起的请求所为的裁判,有确定力。”即只要是对于诉讼请求的裁判就有既判力,而对于诉讼请求的裁判包括了主文和理由。即便是规定既判力只限于主文以内的日本,也有日本学者在理解这一立法规定时认为“‘主文里包含的内容’指判决主文和判决的理由里表示判断主文内容的部分”。其二,从司法实践的角度,若将既判力仅限于判决的主文,完全否定判决理由的既判力,在许多具体案件中将无法识别和判断是否“不利益”。以驳回上诉的判决为例,由于判决主文只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除此之外本身没有说明什么,这种情况下对于上诉人而言要判断和识别是否“不利益”,就必须考察裁判的理由方能知悉是否“不利益”。


 
    就我国而言,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5条中有类似于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规定,但民事诉讼法中尚无相关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该条规定相当笼统,难以把握,极易导致法院作出比一审判决更不利于上诉人的判决。近年来,最高法院相关司法解释中开始体现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的精神,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35条的规定。

 

    本案一审判决认定贷款利率按基准利率上浮40%计算并核减被上诉人主张的部分利息是错误的,但被上诉人对此并未提起上诉,而上诉人邵春定、姜向东提起上诉是认为自己只应承担基准利率,二审法院若进行改判将比一审判决更不利于上诉人,有损上诉人已在一审判决中所获得的实体利益,为此,二审法院通过探寻司法解释的法理根源,引入禁止不利益变更原则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这种创新不仅实现了司法实践的突破,而且有利于上诉人认识到自身要求的不合理和法院对其权益的关注,从而息诉服判。

 

 

 


作者单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南京师范大学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网站首页高级搜索网站地图TAG标签RSS订阅法制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0 www.zwmscp.com 中外民商裁判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2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