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民商裁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域外裁判 > 正文

感悟英国法官的文化

2012-03-16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王旭军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我在英国公派留学期间,被英国宪政事务部派到英国皇家法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日子里,我不仅感受了英国法官的博学严谨、公正无私,更深刻地感悟了英国法官的文化。

 

    英国法官的历史文化

 

    英国大法官职位自公元605年设立,至公元2003年被取消,存续近1400年。据记载,“14世纪,国王已经开始接受要求在普通法外予以救济的请愿或起诉。如果他认为这些救济应该予以考虑,则自己作出决定,或者交给咨议会、大法官或议会解决。”可见,最初有多种机构可以行使国王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到14世纪后期,议会已发展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结构,其职权主要是立法和征税,加之议会是非常设性的,因此只有最重大的案件才提交议会处理,至今上议院仍然保有理论上的最高司法权。这样,受理私人请愿书和冤诉状的任务便主要落在咨议会身上。14世纪中后期,越来越多的请愿书直接提交给咨议会,致其不堪重负,于是大法官庭出现了。大法官庭由秘书机构向衡平法庭的演变是一个直到15世纪末才最终结束的缓慢过程,“甚至在大法官取得了独立坐庭的权力后,也没有剥夺咨议会审理类似案件的权力,尽管它逐渐地不再干预大法官庭的事务。”在15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大法官作为大法官庭的首脑所行使的司法权和咨议会、普通法庭仍然保持着密切联系。大法官作为咨议会的重要成员,经常在咨议会大臣的帮助下审理案件,审判结果通常以“咨议会中的国王”的名义予以宣布。1474年,大法官第一次以自己的权威宣布判决结果,这说明大法官和大法官庭已经与咨议会分离开来,开始独立地行使司法权了。在这一历史长河中,英国大法官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治的演进、文化的繁荣和宗教的改革,也经历了三次演进,即行政官员司法化、神职人员世俗化、中立人员政治化的过程。2003年6月12日,英国首相布莱尔对内阁进行了重大改组:撤销大法官、苏格兰事务大臣和威尔士事务大臣三个内阁大臣的建制,调整包括卫生大臣、议会下院领袖在内的部分重要内阁成员职位。在撤销大法官部后,布莱尔宣布设立一个宪政事务部,由他的大学同窗福尔克纳勋爵任该部大臣,总揽原大法官所负责的大部分事务。62岁的大法官欧文勋爵宣布退休,成为英国最后一任大法官。

 

    英国法官的社会文化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法治的国家,在英国民众眼里,法官是社会的精英,是法律的塑造者以及法律传统和理想的捍卫者,是法律权威的化身,是法律文化的象征。民众对法官的信任是司法权威得以建立的基础,是法治得以实现的根本前提。早在12至13世纪,法官们已经形成了一种不顾国王意愿对所有人公平执法的严肃的责任感。从某种意义上讲,英国法官制度的成功实施是英国形成法治文化的深层原因之一。作为普通法系的典型代表国家,英国的法官一直是以声望卓著和公正威严而深得公众的广泛信任。法官作为一个司法职业,其无论是在法律职业基层内部还是与社会其他行业、阶层相比较,他的地位和声誉是尤为突出的。1993年,英国皇家刑事司法委员会对3000个刑事案件的陪审员进行调查,受调查的陪审员99%认为法官的表现“非常好”或“很好”。正如伯利曼的评价“在我们看来,法官是有修养的人,甚至有着父亲般的慈严”,“被任命或选举为法官常被看成是一生中姗姗来迟的辉煌成就,也是对其尊敬和威望在形式上的承认。”在英国,法官无论从法律地位还是在普通公众心目中的地位,都可以用崇高的权威来概括。而且,已经形成一种文化。

 

    英国法官的职业文化

 

    英国没有专门培养法官的法律教育机构,法官的职业教育是在律师公会中完成的。由于英国长期以来保持从出色的出庭律师中遴选法官的传统,而进入出庭律师的门槛一直都很高,只向某些特定的阶层开放;加之其学徒式的教育模式和对人数的严格控制等因素,英国的出庭律师和法官无论是从其来源、知识结构和学历背景上,还是价值观上都具有高度的同质性。许多高级法官基本上都是在牛津和剑桥大学受过基础教育,他们父辈的职业,除法律职业外,多为自由职业者、大地主、大商人、银行家、股票经纪人或政治家和学者等,基本上都属于资产阶级。再者,英国行会式的教育训练方式保证了英国法官职业的统一和稳定,它将文化价值与法律技术知识一道传播给一个从社会角度讲属于同类的集团,这有利于维护其职业传统和精神。有学者认为,英国的这种教育模式有助于维持职业共同体捍卫自由和人权那种坚韧不拔的卫道精神。“对于自由和保障的实现而言,传统和教育甚至是比宪法、国际文件以及法律制度更有效的工具。英国的情形便是如此”。这种职业精神和建立在这种精神基础上的职业声望,是英国法治得以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除此之外,一个稳定、团结和坚守职业传统及精神的职业共同体是一支维护法律稳定的重要社会力量。他们在传统与现代、保守与激进之间起着平衡作用,他们在维护法律的普遍性、确定性和连续性的同时,又能够保护其应付特殊性和社会新情况所必需的灵活性和柔韧性。这完全依赖于法律职业界的团结和统一。当然,英国这种法官教育和遴选模式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它的一个最大缺陷就是法官职业群体有比较明显的保守倾向和阶级倾向。

 

    英国法官的法治文化

 

    早期的英国大法官作为御前大臣兼任掌玺大臣,负责保管国玺和起草、颁发各种政府文件,历来都是政府首席大臣,也是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国玺的掌管人。所有重要的政府法令、条约、议会宣召令、国王赏赐令、颁行,都必须加盖国玺才能生效。由此可见,大法官最早是作为行政官员而存在,行使国家最高行政权力。在英国宗教改革前大法官大多由教士担任,而且权力非常大。以大法官沃尔西为例,他早年在牛津接受教育,1515年任红衣主教、英国大法官,至1518年又任教皇特使,兼有宗教与世俗的最高权力,实际统治英国达14年之久。

 

    随着英国资产阶级的兴起,逐步确立了议会至上,君主立宪的政治体制,英国大法官也逐渐臣服于首相为首的内阁。“大法官由国王根据首相从其支持者中提出的人选中任命。现在,大法官一直是内阁成员之一。”2002年英国改革上议院,2003年取消大法官部,2005年宪政改革法案正式颁布建立法官任命委员会,英国法官真正从政治权威下摆脱出来,成为一个以维护人权、自由、民主为己任的独立的法律职业群体。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网站首页高级搜索网站地图TAG标签RSS订阅法制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0 www.zwmscp.com 中外民商裁判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2093号